我的狗丈夫

结婚后,因为鸡毛蒜皮的事,我跟老公差点离婚

就像我和我老公,晚上睡觉的时候,他打呼噜声音太大,受不了,我就会像钟晓芹那样直接上脚踢醒他,然后他就像陈屿一样不耐烦,两人第二天又是一顿吵闹;还有我会嫌弃...

举高高的天线

吐槽我的“狗”老公

我不知道这世上只有我的狗老公是忙得昏天黑地,还是别人家的不一样。我的狗老公在我跟孩子满心欢喜的等待中回到了家,狗老公上班许是累了,通常回到家,不是愁容...

陈俊昊的理想